阅读《亲爱的安德烈》

晚上入睡前,陪儿子聊天。看到写字台边的这本书《亲爱的安德烈》,翻开扉页,看到了漂亮隽秀的一段文字:

亲爱的徐xx,
当我站在书架前为你挑选礼物的时候,我一眼便看中了这本书。
可能,是因为书名中也有“亲爱的”,可能,封面上这个小伙子的成熟模样让我想到了下次见面你可能有的巨变,也有可能,是我心底里暗暗希望,我们之间能像书中的这对母子一样,能时常保持联系,互通有无…..
深深的祝福你!

爱你的莉姐,
2015.1.15

莉姐是儿子的班主任,也是语文老师。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达,我们或许再也不需要鸿雁传书,但是就算是电子邮件的来往也是一种对爱的承诺。匆匆的翻完这本书,虽然不能摆脱作者赚稿费的嫌疑,但是其文笔中对一位成年子女的爱和期许,虽然不能讲是唠唠叨叨,但也比较接近了。为人父母,总是如此吧!

感悟最多的其实是里面的人文故事,一个人走的地方多了,就有了阅历,于是就有了各种各样的故事。旅游,其实是人生的大课堂。这也是我愿意背井离乡,来到Perth 这个最孤独的城市的一个原因吧,还是那种对未知世界的探索的精神,让我不惧以后的种种世事,人来到世间,如果每样事情都是规划好的,那还有什么意义?
翻阅这本书的同时,想起了台湾的三毛,有点似曾相识的感觉。又有想起大陆的余秋雨的那些旅行散文。人在旅途,总是有一种沧桑感,漂泊的感觉,使成熟来得更早一些吧?

发表于:2015-01-25 23:56 | 没有评论 | 标签: , 阅读全文...

兰溪棹歌

晚饭后散步Perry Lake公园,一轮弯月挂在梧桐树枝,加上夏夜凉风吹来,儿子微信配图,上了一句唐朝戴叔伦诗中的第一句。回家后,竟然能全诗背出。
记忆力真是不错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兰溪棹歌

凉月如眉挂柳湾,越中山色镜中看。
兰溪三日桃花雨,半夜鲤鱼来上滩。
注释
  1、兰溪:兰溪江,也称兰江,浙江富春江上游一支流。在今浙江省兰溪县西南。 
  2、凉月:新月。
  3、越:古代东南沿海一带称为越。
  4、桃花雨:江南春天桃花盛开时下的雨。
  5、棹歌:船家摇橹时唱的歌。
  6、柳湾:种着柳树的河湾。
译文
  一弯峨眉月挂在柳湾的上空,月光清朗,凉爽宜人。越中山色倒映在水平如镜的溪面上,好看极了。淅淅沥沥的春雨,下了三天,溪水猛涨,鱼群在夜深人静之时纷纷涌上溪头浅滩。
赏析
  这是一首富于民歌风味的船歌。题中“兰溪”,即婺州兰溪县境内的兰溪(又称东阳江,是富春江的上游);棹是船桨,棹歌即船家摇桨时唱的歌。戴叔伦公元780年在(德宗建中元年)旧历五月至次年春曾任东阳令,兰溪在东阳附近,这首诗大约是他在这段期间所作的。
  歌唱当地风光的民歌,除有特殊背景外(如刘禹锡《踏歌词》)取景多在日间。因为在丽日艳阳照映下,一切景物都显得生气蓬勃、鲜妍明媚,得以充分展示出它们的美。此篇却独出心裁,选取夜间作背景,歌咏江南山水胜地另一种人们不大注意的美。这是它在取材、构思上的一个显著特点。
  “凉月如眉挂柳湾”,首句写舟行所见岸边景色:一弯如眉的新月,映射着清冷的光辉,正低挂在水湾的柳梢上。雨后的春夜,月色显得更加清澄;时值三月(从下文“桃花雨”可知),柳条已经垂缕披拂。眉月新柳,相映成趣,富于清新之感。
  “越中山色镜中看”,次句转写水色山影。浙江一带古为越国之地,故称“越中”。“山色镜中看”,描绘出越中一带水清如镜,两岸秀色尽映水底的美丽图景。句内“中”字复迭,既增添了民歌的咏叹风味,又传递出夜间行舟时于水中一边观赏景色,一边即景歌唱的怡然自得的情趣。
  “兰溪三日桃花雨,半夜鲤鱼来上滩”。船继续前行,不觉意间已从平缓如镜的水面驶到滩头。听到滩声哗哗,诗人才联想到连日春雨,兰溪水涨,滩声听起来也变得更加急骤了。在滩声中,似乎时不时听到鱼儿逆水而行时发出的泼刺声,诗人又不禁想到,这该是撒欢的鲤鱼趁着春江涨水,在奔滩而上了。南方二三月间桃花开时,每有绵绵春雨。这种持续不断的细雨,能使江水上涨,却不会使水色变浑,所以次句有水清如镜的描写,如果是北方的桃花汛,则自无“山色镜中看”的清澈之景。由此可见诗人观察事物描写景物的真切。因是夜中行舟,夜色本来比较黯淡朦胧,这里特意选用“桃花雨”的字面,感觉印象中便增添了明艳的春天色彩;夜间本来比较宁静,这里特意写到鲤鱼上滩的声响,遂使静夜增添了活泼的生命跃动气息。实际上,这里所写的“三月桃花雨”与“鲤鱼来上滩”都不是目接之景,前者因滩声喧哗而有此联想,后者因游鱼泼刺而有此猜测。两首都是诗人的想象之景。正因为多了这一层想像的因素,诗情便显得更为浓郁。
  通观全诗,可以发现,这首船歌虽然以兰溪之夜作为背景,但它着重表现的并非夜的静谧朦胧,而是兰溪夜景的清新澄澈,生趣盎然。而这,正体现出这首诗独特的民歌气韵。

发表于:2015-01-24 00:56 | 没有评论 | 标签: 阅读全文...

About

夫君子之行,静以修身,俭以养德。非淡泊无以明志,非宁静无以致远。夫学须静也,才须学也,非学无以广才,非志无以成学。淫慢则不能励精,险躁则不能治性。年与时驰,意与日去,遂成枯落,多不接世,悲守穷庐,将复何及!? — 诸葛亮 诫子书

归档文章


37 queries. 0.166 seconds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