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可消失的门店:后电商时代的零售法则

家边上的新开的商业区里面新开了一家叫做“一条”的百货店。一条是媒体起家的短视频公司。百科是这么介绍它的:

上个周末,朋友正好推给我一个关于它们在上海同时开三家线下店的消息。 就特别的关注了这个店。

今晚,健身完毕,还有点时间走进店里,翻看了一本书,英文原名为:Location is (Still) Everything: The Surprising Influence of the Real World on How We Search, Shop, and Sell in the Virtual One  。

位置确实一直也永远是开店的重中之重,无论是线上还是线下。对于线上而言,位置的含义更多样,在搜索引擎结果里出现的位置,包括 SEO,SEM,其实位置就是成本。

我家的这个位置,好吗? 之前附近开过的吉买盛,农工商都已经倒闭了,这里面有商业策略,但是我认为重要的还是企业性质,前几天看附近的一个新亚大包也关门了,连之前楼下的大壶春也改换门庭了。 商业真的很有意思,有企业管理的因素,有周边人口的密度,人口的素质的因素,有流行文化的因素,抓住了趋势就抓住了未来的流量。

国营企业或者集体企业的落伍或者落魄自不必说,这本书里提到的趋同性,我还是蛮赞同的。甚至以前,我家附近的房价是浦东的低洼地,尽管这里是浦东除了南码头以外,也算很早就开发的老地段,然而,时过境迁,由于人口老化,地铁线路不方便,房价就一直蹒跚。而近几年,随着外来人口的大量涌入,整体的房价逐渐趋于平均。

在国外,经常有社区这个说法,其实无非就是一个区域的人,大家有相同,至少是类似的背景,都搬到同一个区域居住。但是在上海,尽管也有社区这一个说法, 但是人口密度太高,社区的管理几乎都是退休老年人的事情,中青年从来没有兴趣去参与社区事务,所以,在趋同性上没有国外那么高。

昨天去京东,偶然看到生鲜频道, 脑子发热想买两个柚子,看也不看,就下单了。 按照常规的理解,生鲜么,肯定最晚24小时内就能收到,下午点开物流一查看,居然是湖南湘潭的水果店。真怀疑是福建的水果批发到湖南,再由京东运到上海。 这个绝对是违反能量最小化原则的,也是违反社会成本最低化原则的,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,京东生鲜是失败的。

线上的生意虽然是无边界的, 但是位置依然是很重要。

相比起阿里的盒马,开在金桥国际的第一家店,我一直批评是人海战术,雇佣了很多的外来妹,穿着他们定制的T恤,从早到晚一直在忙,店里的是妹子在理货,店外的是小哥在送货。生鲜讲究的是快,新零售要的就是快。我买两个柚子的目的就是希望半个小时候后能吃到柚子,没想到京东生鲜的柚子是从湖南运过来的。

盒马模式按照的我的理解,在上海是行不通的。先不说其商品价格贵,单就人海战术就不知道烧钱到何时。

相反,楼下的永辉超市,只要选品选好了,或许能和联华超市有得一拼。

所有的门店,讲究的是复制,如果一家门店一年只赚一万元,那么我复制100家,一年也能赚100万。从这个意义上来说,无人零售确实是趋势,但是单位面积内要产生足够的收益,无人零售不但设备要可靠,更重要的是商品要选好。

衣食住行,食一定是刚需,如果能把吃这一件事情搞定,而且低成本搞定的话,那一定是很厉害的。